智能小程序开源三年引入66万小程序,目前业内唯一真正开源平台

4月26日,在“万象”2021百度移动生态大会(简称“万象大会”)上,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表示“百度从做智能小程序的第一天开始就是真正开源开放的,也是目前业内唯一真正开源平台。”作为百度移动生态的三大支柱之一,百度智能小程序是持续落实服务化核心战略的落地重点。

依托繁荣移动生态,百度智能小程序全面满足“看搜问用”服务全场景

万象大会上公布了百度智能小程序开源三年至今的生态发展情况。截至目前,百度智能小程序月活跃用户数达4.2亿,智能小程序数量达66万个,入驻服务商2766个,覆盖271个细分服务领域,接入69个开源宿主平台。

每一次搜索的背后,都是用户潜在的服务诉求。而依托百度移动生态的整体繁荣,智能小程序直连用户搜索需求,成为全场景服务用户的最重要工具。目前,百度App为智能小程序提供了包括搜索、信息流、惠生活在内的百余个入口;每天有三分之一的搜索流量都由智能小程序承接,四分之一信息流用户得到小程序的分发,涵盖了到店、上门、线上交易等多种服务。

从查询服务、咨询服务到交易服务,智能小程序全场景服务能力,相比其他平台能更好地将其向企业服务连接转换,而随着营销线上化的趋势不断加深,智能小程序成为目前企业获客和经营的重要渠道。

以百度智能小程序代表的中心化分发,能在启动初期获得平台的巨额流量扶持和曝光,有利于早期及中长尾开发者。同时,开发者只需进行一次开发,就可以在多个百度系及非百度系的平台上运行,极大降低开发运维成本。百度每天的搜索需求高达数十亿次,搜索中潜藏着大量的服务需求,以往用户在百度搜完即走,但通过智能小程序接入了更多服务能力之后,百度已经可以为用户打造搜索直链服务的全新体验。

基于繁荣的生态和扎实的技术基础,未来智能小程序上的全服务场景将被打通,全面、快速满足用户“看搜问用”的需求,也给服务商家带来了更多发展机会。

智能小程序通过吸引创作者上百度直播带货、百家号生产内容以及提交小程序内资源等多种方式,产生优质内容,满足用户“看的需求”;再通过小程序内的搜索等服务、工具直连、以及服务和工具的聚合,让用户能够在小程序上搜到他们想要的信息以及服务;通过接入百度问一问,凭借内容挂载咨询卡、专业问答及在线咨询的方式,实现在线专家一对一问答,向用户提供“问”的服务;最后通过接入百度APP体验闭环和搜索品牌loft,树立品牌认知,促使用户持续复访,满足用户用的需求。

十亿现金百亿流量补贴,“聚鑫计划”加速服务化战略延伸

为了进一步丰富智能小程序业态,提升服务能力,全面落地百度移动生态服务化战略。百度智能小程序此次在大会上发布了面向服务合作伙伴的专项激励计划——聚鑫计划,提供高达10亿元的现金和100亿流量补贴,通过特惠专区、定向推送、分层补贴,达到天天有惊喜、月月有实惠、年度狂欢节的效果;给予商家品牌特权、精准流量推送特权、运营特权,做到“做生意不缺优质流量”。同时为100家金牌合作商提供免费开发、免费入驻、免费流量、产品定制、运营定制、场景定制、专人服务等一系列切实助力手段,让头部商家先做大,进而带动其他商家,一起探索成熟的商业模式。

这方面智能小程序过去已打造了许多创新案例。今年初,国家税务总局济南市税务局上线了百度智能小程序“泉税叮咚”,利用“数字+智能”进行了纳税服务升级新探索。此外,百度和猫眼打造的生态内第一个文娱小程序,以票务合作为基础,结合双端平台优势全方位合作,实现交易闭环战略和电影深度营销宣发。订单来了作为智能小程序民宿行业服务商,与智能小程序和开源宿主共同探索出了内容社区生态的种草至下单的交易闭环,引入上千家民宿商家,年交易额突破三千万,跑通民宿商业化模式。这些都显示了百度移动生态在未来几年最关键的变化:不仅仅要做好连接器,更要深入到更多产业里去进行深度赋能,影响用户心智与习惯。

在服务化战略牵引下,百度基于“智能搜索+智能推荐”双引擎成功打造了一个多元、繁荣的移动生态。万象大会上,百度再次强调了对移动生态三大支柱之一——智能小程序的重视,未来将通过整合自身全平台的生态资源,提供全方位的商家服务解决方案,展现出了对合作伙伴的诚意。

今天,社会物流、支付体系以及信用体系已经非常成熟,整个互联网服务环境更加友好,用户获取服务也比以前更加容易。在这样的形势下,百度移动生态的服务化战略持续推陈出新,既要为用户提供所见即所得的服务,又要努力让百度营销服务化,实现从搜索到服务,从流量到销量的用户服务全闭环。这不仅仅意味着一种种新颖而成熟的商业模式涌现,还意味着新型移动互联生态的健康发展,更意味着每一个商家的服务能力都能得到充分挖掘。智能经济时代,在5G、IoT技术迅速发展的助力下,智能小程序将如何改变服务用户的形式,也令人充满期待。


2021-04-26 19:48:16
APP与小程序区别,更希望你定制做小程序

 

时隔两年多还籍籍无名的小程序,如今摇身一变,成为了移动互联网的新贵。BAT与头条系纷纷加入小程序大战,持续的投入将会不断地扩大小程序行业的影响度。相比APP,小程序到底拥有什么魅力让巨头蜂拥而至呢?

2018年7月,电商黑马拼多多赴美上市,小程序被认为功不可没。在微信始终无法打开淘宝链接的情况下,拼多多微信小程序除了展示商品外,还为拼多多低价拼团的病毒式传播提供了快车。

无独有偶,四个月后,同程艺龙在港上市。在微信支付界面11宫格中,“火车票机票”和“酒店”实际接入的都是同程艺龙的小程序,根据数据显示,同程艺龙约65.7%的流量都来自于大股东腾讯的微信平台。

手握10亿月活用户的微信,让小程序成为了B端的掘金之地和不可多得的流量入口。

小程序是一种新的开放能力,开发者可以快速地开发一个小程序。小程序可以在微信内被便捷地获取和传播,同时具有出色的使用体验。

但是,从之前做APP的角度上看,小程序能力的展现和设计与APP页面交互设计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接下来就一起聊聊这两者之间的差异性。

小程序和APP的区别大概有以下几点!

APP开发周期:APP产品的开发周期长,因涉及IOS跟Android系统技术人员跟人数要求较高,一般源生开发基础周期一个多月,且需要适配市场上所有主流手机,同时需要向很多应用商店提交产品审核。(每个应用商店的资料要求都不同,审核周期不太固定)

小程序开发周期::小程序产品的定制开发周期较短,两周左右可以开发大版本,功能较为复杂的除外。适配性只需要看手机的屏幕尺寸出发,只用提交到各个小程序公众平台,审核周期相对短一些。

APP获取方式:仅能通过各大应用商店(Android环境下)和App Store(iOS环境下)去下载,包括会占用手机内存,太多的APP会导致手机需要时常去清理内存,在没有wifi的环境下推广还是比较费力和繁琐的。

小程获取方式:在微信、百度、支付宝、今日头条平台中可以通过搜索、扫一扫和长按识别等方法获得,不会占用手机内存,也不需要安装,通过各平台界面下拉即可找到,分为所有用过的小程序和常用小程序,推广难度大大降低。

APP推广费用: APP应用推广客单价居高不下,App Store支付方式和佣金都会受到限制。推广APP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像是一场长期的战争,推广的费用就是一个重磅炸弹,直接决定了APP推广的时间和效果。

小程序推广费用:小程序自带流量,能够分享朋友圈,微信群,微信好友,而且能够主动掩盖邻近5公里的意向客户(离客户越近排名越靠前,不分品牌巨细,店肆巨细)主动排名运营无需人工管控。小程序支撑多种营销功用(支撑砍价,拼团,预定,优惠券,满减,分销,秒杀等)

App市场前景; 不光是因为各种APP的出现使APP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还因为微信小程序的上线也抢占了一部分APP的市场。市场上各类型的产品已经趋近于饱和,基本上所有领域的产品都已经被覆盖,新产品面对的是各行业的巨头,基于一定用户沉淀的行业,转做APP效果会较为好一些。

小程序市场前景;2019年,被认为是小程序集中爆发并形成稳定格局的一年,瞄准行业单一点去突破同样也有很多机会的,但尽量不要优先选用模板,本身小程序定制开发价格不高,如果仅因为价格,而降低用户体验和实用性,个人觉得是不可取的,会丧失掉原有的初衷。

小程序推广方式简单几点!

1. 名称搜索优化

在开发小程序之前,我们应该做好小程序的规划。小程序与公众号一样,名称具有唯一性,也就是说先到先得,谁先注册认证了一个名称,其他人就不能再使用了。也可以开发两个小程序,小程序名称可以考虑品牌词和常用关键字的组合,一个小程序名称为品牌,另一个与用户常用的关键词有关。

2. 社群分享推广

小程序可以分享给朋友圈或微信群,小程序在微信群的推广十分重要,通过社群分享的裂变效应,提高小程序的展现量,让更多的用户熟悉和了解小程序,进而了解企业,从而谈单、成交。

3. 公众号分享推广

基于公众号自带的流量,用户可在公众号推文内插入以图片、文字或卡片等形式链接的小程序,用户点击链接就可以跳转到小程序。

在自有渠道的公众号上,通过关联导流,可以快速将自家用户引流至自家小程序,一方面优化了公众号的功能,另一方面也给小程序进行无缝导流,用户不需要下载动辄几十M的APP,只需要直接进入小程序即可,如果企业已开发有APP,后续也可以再做用户从小程序到APP的转化。

4.小程序活动分享

在推广小程序时,还能够加入到小程序平台当中,使用平台的资源(拼团、抢购、砍价)等方式能够吸引大量的用户,再加上公众号能够有效的让人们了解到自家的小程序,同时还为自己的公众号做了引流拉新。

5.线下场景推广

地推

地推其实是大部分小程序最贴近用户使用场景的推广方式,它是以二维码的方式,在线下渠道的宣传物料、场景等推广渠道推广小程序。

(但需要了解自家小程序使用场景,如医疗类相关的小程序,在医院等相关场景更高频、更刚需,所以在合适的线下场景推广,更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海报、优惠券扫码

很多已经开放小程序的用户都拥有自己的小程序二维码。如果你想去饭店吃饭,就可以通过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自助点单,可省去排队和应付推销的麻烦。

除此之外,一些海报上也会有活动宣传,用户为了获得优惠,也会去进行扫描使用。

这样得到的用户就比较精准,并很好的结合了消费场景,适合线上线下结合的企业。但场景比较散,需要耗费很多人力去解决。

Wifi推广

用户要使用wifi需要点击小程序,或者在连接wifi的过程中展示小程序,但并不强制点击。

这样得来的用户量大,但强制点击小程序才能连wifi的质量一般,留存低,在连接wifi过程中展示广告不强制点击的质量稍微好些,但需要辨别渠道用的是哪种方式。

 

TUIGAUNG1.png

 

2019-04-19 15:51:39
嚣张的黑客,和正在消失的防护网...

失序的区块链行业里,时刻隐藏着风险,黑客就是其一。站长之家,斗玩网转载自站长之家转载自斗玩网就像武侠里的江洋大盗,他们随时出没在存储着大量数字货币的区块链钱包、交易所、DApp 里,伺机挖掘漏洞,窃取资产。站长之家,斗玩网转载自站长之家站长之家,斗玩网据 Odaily星球日报粗略统计,近一个月内,区块链领域涉百万以上黑客攻击事件近 5 起。转载自斗玩网转载自斗玩网转载自斗玩网另一面,多数项目拿这些黑客并没有办法。尤其是币圈进入熊市大半年以来,不少公司都闹钱荒。

4.jpg

区块链安全防护系统因资金匮乏,防护转载自站长之家能力正在变弱。站长之家,斗玩网转载自站长之家斗玩网首发原创安全团队 BYSEC COO 刘泽坤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其平台上注册有 5000 多名网络安全工程师,但在“生存站长之家,斗玩网第一”的熊市下,安全防护下降为弱需求。目前愿意付费做安防的仅有 10 余家。转载自斗玩网斗玩网首发原创转载自斗玩网代码安全无法守护,共识安全也岌岌可危。站长之家,斗玩网转载自斗玩网站长之家,斗玩网熊市中,一部分矿工由于入不敷出关机蛰伏,直接导致了 PoW 网络算力下跌,闲置算力成为“散兵游勇”,威胁着公链的安全。斗玩网首发原创站长之家,斗玩网转载自站长之家矿工是共识安全的守护者,他们的缺位给了攻击者可趁之机,本月初 ETC 遭遇 51% 攻击即是一例。斗玩网首发原创转载自站长之家转载自斗玩网这张本该严密的安全防护网,随着熊市的持续,一个个牵引的防护点正在消失。 斗玩网首发原创站长之家,斗玩网转载自站长之家频繁的攻击去年 12 月 27 日发生的钱包钓鱼事件可能是近来最大的黑客攻击事件。据 Cointelegraph 消息,当日有用户在社交媒体上爆料,有团体正在对加密货币钱包 Electrum 进行恶意攻击,并窃取了近 250 个BTC (约 93.7 万美元)。消息随后获得 Electrum 证实,据介绍,该攻击主要通过创建一个假版本的钱包,来骗取用户的密码信息。


2018 年下半年,币圈进入了明显的熊市,不少项目开始减员收缩。但黑客永不眠,那些汇集资金的地方永远是黑客的目标。区块链安全平台 DVP 联合创始人邓焕也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今年 12 月以来,越来越多的攻击者将目光投向了 EOS DApp。根据区块链安全网 bcsec 统计,12 月份其搜索到区块链领域发生的攻击事件共有 20 余起,对行业造成损失约 190 万美元,其中 90% 受攻击的对象是 EOS 上的 DApp。 1 月 16 日凌晨 03:47-03:55 之间,DAppShield 监测到,有黑客向 EOS 竞猜类游戏“影骰”发起连续攻击,获利超 1 万个 EOS。黑客采用的交易阻塞攻击手段。一个月来,黑客已经凭借该手段发动了 4 次攻击。


2019-01-22 15:44:14
杀“团长”祭流量,巨头“围猎”社区团购进行时

1.jpg

2019年互联网第一个预测风口随着巨头渐次入场,风雨欲来。

近日,手机淘宝出现一个类似社区拼团的业务入口—“驿站团购”。用户可在手机淘宝上的搜索框里输入“驿站团购”,然后选择周边的菜鸟驿站地址,就会出现可购买的团购商品列表。除了线上下单在手机淘宝当中完成和采取支付宝支付,“驿站团购”看似与当前大热的社区团购相差无几。

加之京东“友家铺子”、苏宁小店“苏小团”,以及美团的松鼠拼拼、拼多多投资的“虫妈邻里团”,电商巨头普遍试水的同时,也引得零售商、生活服务商跨界而入。

巨头入局,虽然是一个风口兴起的常态,但针对社区团购这种具有较强地域属性的模式,资本、流量、圈地的价值可能要待价而沽。是巨头的阵地战还是兴盛优选、邻邻壹们的麻雀战?将决定未来走向。

避免重蹈五环外覆辙

去年11月20日,拼多多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由于财报数据抢眼,拼多多股价大涨16.63%,总市值达到256.34亿美元。而同日,京东大跌7.67%,离2014年19美元一股的发行价仅仅一线之隔,市值为278亿美元。

只比拼多多高出20多亿美元,这让最开始抱着质疑、否定心态的刘强东和京东,颇感难堪。

也正是如此,京东最先早于阿里主动下场社区团购,上线了“友家铺子”。社交电商的赛道上,已经跑出一个五环外电商小巨头,还有可能正在酝酿另一个抓住新零售入口的独角兽,这是阿里、京东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电商巨头入场是迟早的事,与其说他们看清了社区团购的未来方向,其实更多的是防患于未然、提前卡位。

京东最早切入社区团购。据了解,当前“友家铺子”的主要阵地包括石家庄、保定、衡水、烟台等,很显然,倾向于社区团购发展尚未成熟的北方城市。但其与主流社区团购平台不同的不止是区域。

一般来讲,生鲜产品在团购品类中占到起码一半以上的比例,且多以复购率高的产品为主,而“友家铺子”集结了食品、服饰内衣、鞋靴、美妆护肤等多个品类,更像一个缩减版的电商平台。另外,京东社区店有些可选择的商品仍然需要运费,实际上和网购无异。

京东把原来具有团购基因的项目“换皮”成社区团购,试图以线下流量提升线上活跃度,但目前模式、运营思路还是电商那一套,未免操之过急。相比之下,苏宁内测的“苏小团”则接近当前社区团购的模式。据官方信息显示,“苏小团”APP内嵌聊天板块,与微信QQ等即时聊天工具相连接,实现小店-团长-用户的完整链路。

区别在于,“苏小团”以社区服务站苏宁小店的员工为基础,其他社区团购通常倾向于选择宝妈或者店长。不过“苏小团”得益于苏宁小店的大规模铺设,反之,也与苏宁小店一损俱损,店面亏损的业绩压力会转嫁到“苏小团”上。

以往互联网风口中,规模战拉开实质上是巨头引领的资本博弈,而社区团购稍有不同,巨头亲身试水,反而和市场上主流“玩家”竞争,这就让互联网巨头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当然,巨头不只包括阿里、京东、苏宁。社区团购撬动线下流量,一旦壮大,未来必然不会仅限于生鲜等生活消费品,扩张到本地服务领域,切割的正是美团、58到家等非零售企业的线下流量。

巨头价值“失效”?

2018年无人货架、无人便利店渐趋衰竭之时,社区团购凭借优化生鲜零售的成本结构,成为挖掘线下流量的一种高效解决方案。然而这一兴起于二线城市、零售行业边缘的模式,却未必适合互联网巨头亲身试水。

社区团购以高频、刚需的生鲜品类为切入点,早期发展核心是爆款打造和社群运营维护能力,从消费者角度来讲,品类缩减意味着选择的时间成本大幅降低。由此,电商巨头运营社区团购,品类资源和渠道优势几乎没有发挥的余地,而如果像京东“友家铺子”那样做全品类,恰好违背了社区团购模式成立的逻辑,等同于增加消费者的负担。

更关键的是,社区所代表的最后一公里,已经决定了社区团购运营的强区域性属性。基于每个小区甚至是每片区域的不同状况,平台对“团”的管控和品类调整,需要灵活的反应速度和精细化运作,这与互联网商业经济体突破地域限制的基础原则,倒像是格格不入。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互联网巨头一贯的优势反而在社区团购的模式面前削弱,又或者是转化为一种弊端。而阿里、京东想要在线上流量的根基上切入社区团购,比之从地域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小平台,操作起来可能更难。

故而,按照互联网风口的发展经验,以资本力量操纵商业博弈最后成为利益收割者,原本应是巨头的最佳选择。

据悉,近半年来社区团购已发生十几笔并购,并购对象均为区域内排名前三的公司,且有一定的用户数据和交易额。但仔细看,一方面并没有平台借助并购跃居行业一二,另一方面,投资方中鲜有互联网巨头巨额下注的背影,即使是腾讯,也不过和高盛、时代资本共同投资了每日优鲜,更像财务投资,而非业务布局。

是巨头不愿入局太早?不尽然。从投资加持到规模竞争再到并购收手,互联网巨头左右局势的核心在两点,一是资本投入,二是流量开放,可是置于社区团购当前的竞争,这两者不再起到核心作用。

一位该领域投资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家公司在长沙做得很好,在其他地方也许就会很难做”。比如,在决定要进行全国扩张后,经过长达半年时间的准备,“你我您”才将广州确定为走出去的第一站。这归结为社区团购无法忽视的地域属性,一区、一城的运营皆有不同,所以即使有资本的大力支持,平台也无法火速全国铺开、进入规模战的无序战争。

至于流量入口的开放,就更无从谈起,社区团购从线下挖掘流量,本就是弥补线上流量枯竭,阿里、京东的线上流量,都未见得能供给自我孵化的社区团购项目,更遑论形成核心竞争力?

巨头无法真正下场,社区团购便不成风口。

杀“团长”祭流量

社区团购赛道上,诞生一个地域性的行业小巨头不难,难的是完全跨越地域界限,成为整个领域的规则制定者。也正是受这一属性的影响,不少地区社区团购创业者,本就打算将规模做大后抛售给阿里、腾讯,而后套现离场。但现在,他们或者该提前考虑缺少巨头接盘的后果,又或者他们能否支撑到巨头找到最佳入场时机。

这个时机可能要向后延迟到社区团购模式转向成熟。

目前来看,社区团购模式相对简单,可以大规模复制,但是运营的标准化问题很难解决,即使到最后巨头有意收购,可流量还是层层分散在地域和个体之中。一则,这种流量流动性大、不稳定且难以统一管理,二则,社区流量二次变现难。由此,收购的价值大为减弱,这也是巨头目前选择观望的原因。

当然,若是社区团购模式日渐理性成熟,这一问题也能迎刃而解,关键在于“去团长化”。

尽管目前社区团购围绕团长争夺展开激战,但长期来看,“去团长化”更可能是主流趋势。这得益于两个前提条件的实现:一则,当用户与平台间信任基础已经建立,群成员的规模也相对稳定之后,团长最核心的引流作用会逐渐消失,由此,团长的职能会转变为简单的客服工作。

二则,平台基于流量集中和变现的需求,也会主动尝试将用户浏览、购买的习惯由微信群引导至小程序或App,一旦成功,团长自然而然也不再是运营的核心。

“去团长化”的另一面也意味着社区团购可能突破地域属性,实现标准化运营,而从互联网巨头的角度,正是解决了他们收购的最大顾虑。

反过来,对社区团购平台来讲,即使收购并不是最后的归宿,也不得不依赖巨头的扶植。当社区团购集中起分散的流量,其商品品类大概率不会只停留于生鲜,很大程度上会做全品类运营,这时候互联网巨头的流量入口、资源优势和优质供应链,便是社区团购极为迫切的合作。

社区团购的初衷是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需求,这本是零售产业的一环,也意味着难以独立壮大,正如有些业内人士推测,“社区拼团的未来,在经历了初期的火爆后,会成为消费市场的一种补充”。

巨头小试牛刀,只是一场开篇,当传统零售商超、连锁便利品牌以及综合电商、本地生活服务提供商,都选择插一脚,社区团购最后的利益既得者是谁,还需要更大的战场来决定。


2019-01-17 09:43:59